大山深处的悲哀

来源:2021-05-04 12:29:04

“这天气真要热死人喽!”刘子辉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,那晓敏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,心疼的一边帮他擦汗,一边说,“哎呀,干嘛急成这样啊,着啥急,跑那么快,累到了吧。”刘子辉不以为然的擦了擦顺着嘴角流出来的水,坐在了旁边的木凳子上,一脸神秘的样子,“我跟你们说,村东头老沈家又出事了,这回不是猪啊鸡啊的了,这回是沈大山媳妇出事了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可吊足了那晓敏和周强的胃口。“他媳妇咋了,你快说啊。”周强着急的问,刘子辉看着那晓敏和周强的样子,得意的扬了扬嘴角然后继续说,“沈大山的媳妇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家的后院里,死的可惨了,吊死在她家后院那棵歪脖子树上了,浑身的血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”

那晓敏叹了一口气,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筷,“老沈家这不都是自己做的孽吗,当初要不是沈大山从外地买来个女孩子给他那傻儿子做媳妇,最后逼得人家姑娘割腕自杀了,他家也不会出这么多事。”

“看样子还真是撞到邪了啊,先是他家的鸡,一夜之间全死了,然后又是猪,七头大肥猪啊,一夜之间也都死了,真是吓人啊,现在院子里的活物差不多死完了,也到人了。看来真是那死去的姑娘回来报仇了啊,哎,真是作孽啊。”刘子辉喝了一口茶,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。

“我觉得这件案子太蹊跷了,应该不是什么所谓的鬼怪作祟,而是有人在背后搞鬼。沈家明日里仗势欺人,附近这一带几乎都让他们欺负过,应该是有人故意趁这个机会,给他们一个教训,可是现在却把人杀了,确实有点太过分了。”周强也站了起来,看着刘子辉。

刘子辉抬眼看了一眼周强,不得不说,这小子长得这么帅,个子也高,偏偏一身的正气,长了张牵动女人心的脸,却对女孩子不感兴趣。在省城里呆的好好的,非要回来在这小山沟里当个什么破警察,如果自己要是条件像他这么好,早就采遍万朵花了。这次老沈家这件事就连镇上的老警察都懒得管,这小子却初生牛犊不怕虎,非要管,要不是两个人是光着屁股玩到大的好兄弟,他才懒得这么热的天儿出去打探什么消息。

“我说傻大个,你真的要管这件事?这件事可没看起来这么简单啊,老沈家的背后有镇长给当靠山不说,万一你在沾上点啥脏东西,也不值得啊,我把你当兄弟才和你说实话的,你还是好好想想吧。”刘子辉关切的看着周强。

周强转过身来,爽朗的笑了两声。“这也不像你的作风啊,以前不管咱俩去偷地瓜还是打群架,都是你冲在最前头的,这回怎么怂了啊,这件案子我能破了的话,那就能向省里申请在咱们村盖一个派出所了,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助手了。”

“去你大爷的,老子帮你可不是为了当什么破助手,要不是看你忙得焦头烂额的,老子才不会闲的蛋疼帮你打探什么消息呢,你如果真的想接手这件事,最好还是找村长帮忙,我能帮你做的也就只有打探消息了,要想直接去老沈家调查啥的还得有村长帮忙啊。”

周强转头看着窗外,说:“嗯,我知道,上次我去沈大山家调查这件事的时候,一家人都对我带搭不理的,这下他的老婆死了,他肯定会着急的,而且沈大山他再横也总要给村长几分面子的,我等下就去找村长跟他说明情况。”然后便起身走出了门。

那晓敏又给刘子辉倒了一杯水,坐了下来,“老公啊,周强大哥如果真的插手这件事的话,会不会有啥危险啊,他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儿子,周婶和周叔都不希望他插手这件事,我们还这么支持他这样好吗。”刘子辉笑着轻轻掐了一下那晓敏的脸,“没事的,周强这小子我俩是打小一起长大的,他的脾气秉性我清楚的很,他认准的事,全世界拦着都没有用,而且既然他决定回来当警察,那就得当个好警察,我们支持他是应该的。”

周强出了刘子辉家的门之后,就直奔村西头村长的家,路上碰巧遇到了沈大山,沈大山满脸的疲惫和憔悴,看来这回他老婆死了这件事让他确实受到的打击不小。周强迎了上去,“沈叔,你这是要干嘛去啊。”沈大山好像在想事情,心不在焉的,周强打了声招呼才抬头。

“哦,是小强啊,那个,我刚才去了一趟村长家,你有什么事吗?”看样子沈大山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厉害了,如果不尽快解决,那死的人就会越来越多,所以对周强立马换了一个语气。

“是这样的,沈叔,我听说今天早上婶子被发现死在了后院里,如果不快点破案找到凶手的话,只怕是会越闹越大了,所以我想去你家看一下案发现场,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。”周强一脸坚毅的看着沈大山,沈大山一听周强这么说,赶紧接上了话茬。

“哎行,行,沈叔这就带你去我家,你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线索,今天晚饭就在沈叔家吃吧,沈叔让你婶子给你做红烧。。。”说到这,沈大山悲痛的想起来,自己的老婆已经死了,还怎么给周强做红烧排骨呢,眼泪又涌上了眼眶,这就是报应啊,平日里自己仗着镇长的威风,横行霸道,如今自己的老婆死了,村里没有一个人来家里看一看,沈大山赶紧背过身去,拭去了眼角的泪水。

“哎你看,我这,唉,没事的没事的,过几天接受现实就好了。”周强看沈大山这幅样子心里也开始难受起来,虽然他以前对自己不是很好,但毕竟也叫人家一声叔的,周强拍了拍沈大山的肩膀,“沈叔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尽快破了这件案子的,找出凶手,让婶子安息的,今天晚上我给您做红烧排骨,然后咱们爷俩喝两杯好不好。”

沈大山感动的眼眶红红的看着周强,“哎好,好,小强啊,叔这就带你去我家,待会我去镇上的超市买几瓶好酒,今天晚上咱俩好好喝一杯。”说着,便带着周强往自己的方向走去。

沈大山和周强一前一后进了沈大山家的院子,院子里的摆设都挺简单的,一块山村里常见的大磨盘坐落在院子右侧,磨盘旁边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棚子,里面拴着一头毛驴。院子里唯一惹眼的可能就是墙角那口大水缸里,生着一株明净惊艳的荷花。

周强不禁走上前去,细细端详了起来。看着眼前漂亮宛如仙子一般的荷花,他想起了初中学过的一首词,喃喃的背诵了出来。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、、”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周强哥,我回来了。”一阵的清脆悦耳的女声接过了这首诗,周强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,在在屋门口站着一个女孩。

女孩很漂亮,乌亮柔顺的长发垂到腰间,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,白白净净身材匀称,穿着红色的连衣裙,比这荷花更像仙子。周强一时看呆了,傻傻盯着眼前的女孩。


御芝林 http://www.yuzhl.com/
阳艺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