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魂回家

来源:2021-05-04 12:20:01

作为陈家村的第一个大学生,陈冬被所有村民喜爱,每次放假归来,都有一大群村民在门口候着。但今年大学毕业归来,却不一样,村里没有一人来迎接他。陈冬十分疑惑,拖着行李走进村子,走到一个望天的老人面前,问:“三叔公,村长他们呢?”那个被陈冬称作三叔公的老人没有任何反应,仍旧望天,时不时叹息一声。陈冬皱眉,转身拖着行李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父母还未回来陈冬放下行李,将行李都收拾好,便走向厨房,拿起刀,将洗菜篮中的菜全部切好,放入锅中。这些菜都是陈冬爱吃的,每次回来他娘都会做给他吃,他自己也学会了。抬头擦擦额头的汗,看着热气腾腾的锅,陈冬却丝毫不觉得热。

半个小时后,陈冬看着自己的成果,满意地点了点头,摆好碗筷,坐在桌边,等待父母的归来。但是,等了好久,几小时过去了,天都渐渐暗下,父母却人不见踪影,陈冬急了,出门寻找。

刚出门,他遇见儿时的玩伴陈夏。陈夏见到陈冬很是惊讶:“阿冬,你怎么在这儿?你爹娘呢?他们不是去接你了吗?”陈冬皱眉:“我早就回到家了,等了半天都没见到我爹娘,我出来找找,小夏,你看见我爹娘了吗?”陈夏摇头:“五表叔和表婶出去后就没看见过了,村长还跟去了呢。”陈冬更奇怪了,陈夏安慰他:“好了,你别太担心,我和你一起去找找。”陈冬连连点头。

两人在村里,挨家挨户的找,终究没有陈冬爹娘的影子,现在,只剩下三叔公的家,他是村里的长者,村中出事,他都知道。

陈夏敲响了门,三叔公的儿子陈宏来开门:“小夏啊,有事吗?”陈夏:“宏叔,我找三叔公。”陈宏:“好,你等一下,先进来吧。”陈宏转身进入一间房间,陈夏示意陈冬进来,陈冬进了屋子。陈宏扶着三叔公出来。三叔公步履蹒跚地走到椅子上坐下。陈夏见三叔公坐下后问:“三叔公,您看见阿公的爹娘了吗?”三叔公叹口气:“他们出村找阿冬去了,唉……老天怎么这样啊,阿冬那孩子,怎么这么命苦啊。”陈夏诧异,看向陈冬。陈冬走上前:“三叔公,我怎么了?”三叔公似乎还是没有看见他。陈夏:“三叔公,阿冬怎么了?”三叔公再次叹口气,抬头说:“公安局打电话来,阿冬那孩子,在回来的路上出车祸了!”陈夏愣在原地,看向陈冬,脸上的不可思议逐渐变为恐惧:“那,那,那这个,这个阿冬,是……”三叔公见陈夏如此,对着陈夏指着的方向说:“阿冬啊,三叔公知道,知道你有执念,但也该放下了,去你该去的地方吧。”陈冬抱着头:“不!不!我不相信!我没死!我一定没死!小夏,你看得见我,对不对?这说明我没死!”

陈夏的眼中充满了恐惧,此刻陈冬的脸上,淌满鲜血,一个大大的口子在陈冬的脸上,不断淌着鲜血,身上到处都是见骨的口子,内脏看得一清二楚,甚至肠子都掉出来。陈夏推开陈冬,不断后退:“别过来,别过来,阿冬,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,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。”陈冬:“我没死!”陈冬身上爆出阴气,掀翻了屋内的桌子椅子,陈夏已经吓得尿裤子。

三叔公让陈宏拿来镜子,三叔公:“阿冬,我知道你一定不信,那你照照镜子,你能看见你自己是什么样子吗?”陈冬走到镜子面前,镜子里本无物,但慢慢浮现出陈冬死时的样子。陈冬瘫坐在地上,一脸呆滞,完全不敢相信,镜中血淋淋的是自己。三叔公叹口气,见镜中无物便说:“阿冬,回家去吧,去见你爹娘最后一面,然后,我们村的人,再送你一程。”陈冬落泪,许久才站起身,向家飘去。

家中,父母已坐在桌旁,看着桌上的饭菜,手中拿着碗筷,却迟迟未下筷,眼中都是泪水,泪落在菜中。陈冬见父母如此,内心,是深深的愧疚,他跪在父母面前:“爹娘,冬儿不孝。”父母似乎能看见他,都放下碗筷来抱陈冬,母亲抱着陈冬:“冬儿啊,我的儿啊,你怎么这么早就走了,你这让我和你爹怎么活啊。”陈冬抱着父母:“爹娘,对不起,对不起,我没能好好孝顺你们,对不起。”

院子外,一点点亮光靠近,陈冬:“爹娘,让冬儿,陪您们再吃一顿饭。”父母点头,再那碗筷,三人在村民的注视下,含着泪,吃下了这早已冰冷的饭菜,这场景,仿佛什么都从未发生过,好像是最最普通的时刻。

吃完饭,陈冬:“爹娘,冬儿不孝,这是冬儿为你们做的第一顿饭,也是最后一顿,若有来生,愿再做爹娘的儿子,报养育之恩。”父亲拍拍陈冬的肩:“冬儿啊,不管来生如何,你都要过得好好的,别让爹娘操心。”陈冬:“爹,您放心,冬儿长大了,能照顾自己。”父亲点头。

三人走出院子,走在队伍最前面。身后是提着灯的村民们。到了村口,所有村民停下脚步,目送陈冬远去。陈冬回头,看着村民们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村长:“阿冬,路上小心啊!”村民:“阿冬,一路走好!”父亲:“冬儿,好好照顾自己!”母亲:“冬儿,想要什么直说,别怕说不出口!”陈夏:“阿冬,咱还是好兄弟!”三叔公:“阿冬啊,到那里不要怕,有人欺负你了,回来,咱给你做主!”陈冬:“谢谢,谢谢各位,再见了。”陈冬一点点在他们面前消失,亦如之前他们送陈冬去上学,陈冬在他们眼前,一点一点变得渺小。

二十五年后,一位年轻人来到村口,十分熟悉的走到一家门前,对着里面的人喊:“爹娘,冬儿回来了!”屋内的老夫妇听见声音,拄着拐杖,走出门,见到年轻人,热泪盈眶。村名们也纷纷出家门,问这问那,好像陈冬刚从学校回来似的……


送女朋友礼物高档 lgn666.com
阳艺资讯网